野鸡网

首页 > 小说 > 都市 / 正文

新婚之夜被肆意玩弄的哀羞美妻

2017-01-14 19:42:04 都市
        婚礼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时刻,也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刻,更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时刻,然而我与丈夫的婚礼却给我留下了更加特别的回忆。
  老公是搞足球运动的,身体非常好,却不胜酒力,婚礼还没结束就被人灌倒了。还好几个伴郎也就是老公的队友自告奋勇帮我把喝成死猪一般的老公抬回了婚房。
  一进门老公就仰面朝天的躺倒在了铺满花瓣的婚床上,我给大家到了点水,说道:「今天谢谢大家了,都忙前忙后的,家里也没准备啥吃的,改天我俩再摆一桌好好感谢大家!今天就赶紧回去休息吧!」「嫂子,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咱哥六个都是大哥最好的兄弟,大哥新婚之夜兄弟们要闹洞房的规矩咱还是知道的。不闹不吉利啊!」说话的是陈老三,和在场的其他五个人一样即是老公的队友又是老公的结拜兄弟。结拜时老公排了老大,剩下的人也就依次排了下去。平时这弟兄几个也都互相按排次称呼。

  杨老六也在旁边瞎起哄:「三哥说的有道理,洞房不闹,香火不旺!」其他人也跟着你一句我一句的起哄了起来。
  「可这死鬼都喝成这样了,怎么闹啊?」我指着床上的老公说道。
  「想闹,怎么样都能闹!」齐老五突然掏出一根胡萝卜,竖在老公裆部,一脸坏笑的喊道「请嫂子就位」其他人立马一阵起哄。我看这架势今天这洞房是不闹不行了,也只得妥协:「行吧,今天嫂子就陪大家热闹热闹!」于是我在一片起哄声中跪在了床边,扶助了老公裆部那根胡萝卜。这一跪下去我立马后悔万分,此刻我正穿一件大红色真丝修身无袖短旗袍,旗袍下摆本来就短,还有不低的侧开叉。跪在床上后,裹着肉色半透明丝袜的屁股与大腿便显露大半。旗袍勾勒出我玲珑有致的身段,丝袜衬托出我柔美的肌肤,再加上脚上那双大红色的高跟鞋,平时端庄大方的我此刻正释放出勾人魂魄的性感。
  气氛立即变得诡异了起来,大家都不再起哄,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几声粗重的呼吸声。
  我顿时两颊发烫,满脸通红,忍着羞臊将胡萝卜含在嘴里意思了一下就吐了出来,抬起头一脸哀羞的小声问道:「可以了把?」然而大家都像是着了魔,个个都痴痴的看着我,还好陈老三先反应了过来,喊道:「这可不行,嫂子也太应付差事了!这样吧,我定个规矩,吸、吮、舔、吐这四个动作各来10个好不好!」其他人也回过神来,大声起哄着喊好。
  本就喝了酒的我此刻害臊的都有些意识不清起来,大脑里一片空白,顺从的又将胡萝卜竖在老公的裆部含进了嘴里。
  陈老三指挥了起来:「舔、舔、吸、吮、吐、吸、吮、吐、舔、再舔……」我已经臊的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下去,于是将眼睛闭了起来。没想到这眼睛一闭更是百媚丛生,房间里立刻没有了声音。大家专心致志的盯着这颗胡萝卜从我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双唇中吸进吐出。
  感觉房间的温度越来越高,周围的呼吸声也是越来越粗重,我已害臊到了极致,浑身都发出汗来。奇怪的是我的下体竟然有了快感,一股暖流渐渐从阴道向外释放开来,阴蒂也变得痒痒的。
  就在此时,最令我羞臊无比的事情发生了,我竟然在这快感之中情不自禁的扭动了一下屁股。
  似乎大家也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老公突然坐了起来,边喊着要吐了边冲了出去。又是陈老三先回过神来,给杨老六使了个眼色:「老六,去看看大哥。」老六便跟着老公出去了。
  我心中还在懊恼刚刚为何会扭动了一下屁股,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便一脸哀羞的低着头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竟仍将胡萝卜抓在手上。
  不知过了多久杨老六进来了,说道:「大哥吐完之后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感觉有了转机,赶紧说道:「这下也没法闹了,大家要不赶紧回去吧。」「那不行,闹洞房至少三关,嫂子这才闯了一关,还远着那。让我想想……」平时就数齐老五肚子里坏水最多,这会他又出起了坏主意「这样,嫂子你就在兄弟几个里先挑一个假扮大哥不就行了。」「那怎么行!」我立马抗议
  「不行也得行,这三关走不完,兄弟们可要一晚上陪着嫂子了!」老五依依不饶我顿时慌了神,嘴里嘀咕到:「那好吧……我选……我选老四……」说完立马将头埋得更低了。
  老四也就是赵老四,是队里的门将,高大帅气,同时在这群痞气十足的人中显得彬彬有礼许多。其实我一直对老四挺有好感的,只是先认识了老公,也就没有多想了。
  「好!老四就位!准备俯卧撑!」陈老三又指挥了起来「嫂子快躺下!」我顺从的躺了下来,心脏扑扑乱跳,竟然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有些期待。
  老四挠了挠头,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后面常老二猛的推了老四一把:「去啊,他妈磨蹭什么呢!」老四只得爬了上来,我一时害臊,闭着眼将脸转到了一边。
  「不行!必须睁开眼直视老四!」该刮千刀的齐老五又定起了规矩我只得睁开双眼,一睁开眼看到老四帅气的脸庞,想到老四撑着双臂正立在我身体之上,顿时面红耳赤了起来。
  「嫂子,你说一声要,老四就动一下!」此刻,慌乱的我已经听不出是谁的声音了。
  「要……」我声细如蚊,说完又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
  我感觉到老四的身躯压了下来,在离我的身体咫尺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我已经感觉的老四的呼吸就在我耳边,尤其是……尤其是我感觉老四的下体已经勃起……有时会轻轻的触碰到我的双腿之间……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希望吻住老四的嘴,和他肆意的来一场鱼水之欢……「要……」在我颤抖的声音中,老四强壮的身体一次次靠近,又一次次远离。
  不知道是酒精还是羞耻之心的作用,我的身体越来越燥热,意识越来越模糊,下体一丝丝的电流不断袭来,使我不由得夹紧了双腿。我多么的想喊出「老四,我想要!」正当我胡思乱想之时,老四突然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原来有人突然抬了一下他的腿。
  老四坚挺而又硕大的下体隔着旗袍的下摆顶在了我双腿之间耻骨上,结实的胸膛停在了我的面前。我嗯的一声,情不自禁的从老四的背后用胳膊勾住了他的肩膀。
  「就这样老四,你他妈离得那么远做个鸡毛俯卧撑。」有人起哄到「要……」我有一次颤颤巍巍的说道
  老四的上身被我的肩膀无意识的勾住动弹不得,只得轻轻的将下半身抬了起来,落下时下体再次隔着旗袍顶在了我的神秘地带。我下体此刻是如此敏感,竟然能感觉到老四龟头上所传来的温度,汇聚在我的阴蒂上变成了阵阵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知道我的秘密花园早已泛滥成灾了……「要……要……」我不顾羞耻的连说出两个要字。
  老四又动了起来,两人下体之间来回的摩擦早已让我欲乱情迷。迷乱之中我又扭动起了下体,逐渐嗯嗯的呻吟了起来。
  就在此刻,我感觉有一张手放在了我的小腿上上下摩挲着,随后又是一张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轻轻的揉弄,接着又是一张手放在了另一只大腿上。
  被情欲冲昏了头脑的我无力抗议,只得由他们占着我肉体的便宜。
  「要……要……要……」我已经毫无理性,不知羞耻的重复着要这个字老四也被我淫荡的呻吟弄的心神大乱,一把撩起我旗袍的下裙摆,又重重的将下体插入我的双腿之间隔着天鹅绒裤袜与蕾丝内裤上下摩擦。我的神秘的地带只剩下这最后的两道防线了。
  「嗯……啊……嗯啊……」我扭动着身体像只求爱的小母狗般淫叫着。
  不知何时,有人脱下了我的高跟鞋将我的一只玉足含在了嘴中,还嘀咕着:「嫂子的丝袜好好吃……」湿暖的感觉从脚趾像我的阴部汇集,下体变的更加敏感了。
  我睁开迷离的双眼,含情脉脉的看着气喘嘘嘘的老四,老四一下就从我的眼中读懂了我的意思,低头吻了过来。我一时情不自禁,与老四激吻了起来。
  此时,我感觉另一只高跟鞋也被脱下,一根炽热的硬邦邦的棍状物体贴在我的脚底隔着丝袜来回摩擦,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然而我已无暇他顾。
  我放肆的与老四交换着口中的唾液,两只舌头交错在一起,从嗓中发出抑制不住的声音。
  我旗袍的下摆早已完全卷到了腰间,浑圆的屁股正被人肆意揉捏着。旗袍的领口也被解开,蕾丝胸罩被推了上去,不知是谁的手正在揉捏把玩着我的美乳。小腿的丝袜湿乎乎的一片,莫个人正隔着丝袜舔舐着我的小腿肚。
  老四终于忍受不住了,突然坐起将我裆间的丝袜一把扯开,用牙将蕾丝内裤底部咬住一口撕断。然而当老四看到我阴部的那一刻瞬间呆住了:「嫂子……嫂子竟然是白虎……」其他人也是停下了动作一片惊呼。
  我听到此话羞得立马用双手遮住了脸。
  老四发呆片刻突然含糊不清的嘀咕道:「好白……好美……我好想吃……」随后一头埋到我的双腿之间舔吸了起来。
  我一时招架不住大声呻吟了一来:「啊……好爽……好舒服……啊嗯……」老四受到我的鼓励更加卖力的动了起来,一会舔弄我的阴蒂,一会将舌头伸到阴道之中,一会将气吹入我的子宫之内,一会又舔吸着我早已泛滥的淫水。
  我已数不清身上有多少只手又有多少只嘴,我什么都不想去想,我大脑一片空白……只是觉得好舒服……好舒服……不知过了多久,老四突然抬起头,抬起我纤长的双腿,深情的望着我说:「嫂子,我来了……」此刻,我的下体连一秒钟的空虚都无法忍受,眼神迷离的望着老四轻轻说道:「来……」老四手扶了一下阴茎慢慢插了进来,我心里一下惊叹了起来:「天哪,好硬,好粗!」老公的阴茎本来就不小了,可是相比老四就逊色许多。
  「啊啊啊……嗯啊……舒服……天哪……哦哦啊……」老四的阴茎是如此的粗大,我的阴道内感觉是如此的充实……阴道内壁感受到的挤压感是如此的强烈……阴道口甚至有了撕裂的感觉……「啊啊……啊啊……」伴随着老四阴茎在我阴道内的行进,一阵阵快感重重击打在我的大脑,全身酥麻一片,甚至都感觉不到还有其他人正在玩弄着我的身体。
  「天哪……太舒服了……啊啊啊……救命……救命啊……」老四的阴茎又是如此之长,我感到子宫口传来一阵痛感。然而老四的阴茎并没有停止插入的意思,我甚至感到老四硕大的龟头正在挤入我的子宫口,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感觉。
  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疼!」老四赶紧将阴茎拔了出来怜惜的看着我「别……别拔出来……」我已经完全不知羞耻了于是老四一边将阴茎缓缓插进我的阴道一边看着我的反应,怕再弄疼我。
  我已被欲火烧的心急火燎,哪能忍的了他这么慢吞吞。两只胳膊用力勾住老四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老四……快操我……往死里操……今晚我是你的女人……」老四一听这话,大受鼓舞,立即加快了频率。我娇喘连连,老四每动一下我都浑身颤抖。「啊……噢啊……我要……小穴好爽……不要停……」我的淫声浪语激的老四更是雄风大作,一边揉搓着我白嫩的乳房,一边大肆侵占着我火热的肉洞。
  「啊……好哥哥……我的好老公……啊……肉壁好麻……嗯嗯啊……」老四每下都用尽全力的插入,硕大的龟头不断冲击着子宫口,起初的痛感早已变成了一股难以名状的酥麻。
  「啊啊啊……啊啊啊……」伴随着我的一声浪叫,我的阴道开始了阵阵痉挛,花心深处仿佛有阴精射出,浑身不断的打颤,我到达了极乐的巅峰。
  强烈的快感让我晕了过去,再醒来时,我的阴道里已经换了他人的阴茎。
  「嗯……嗯……嗯啊……」我渐渐从刚刚的快感中缓过神来。我发现此刻我侧躺着,陈老三从后面抬起我的一条腿,从后面不停的侵占着我的肉洞。常老二抓着我抬起的那只脚隔着丝袜在他的龟头上不断摩擦着。杨老六则趴在床上舔舐着我的另一只大腿。而我那亲爱的老四则跪在床边一边吸吮着我的乳头,一边揉搓着我的阴蒂。
  「啊……要死了……受不了了……真的要死了啊」我脑袋晕晕的,感觉已彻底迷乱。
  突然面前伸过来一只粗壮的阴茎,暴突的血管遍布其上,那是常老二的鸡巴。
  「含住,骚货!」常老二命令道
  淫乱至极的我早已忘却了羞耻,拿没有支撑身子的那只手扶住,一口便含了进去,边套弄边吸吮了起来。
  「呜呜……好大……呜呜呜……好热」我含糊不清的呻吟着「真他妈爽……这婊子太他妈骚了……明明刚被老四内射过逼还这么紧……还这么滑。啊……贱货……爽不爽?」陈老三享受着我的肉体的同时,还不忘用言语羞辱我。
  「呜呜……爽……好爽……爽到妹妹心里去了……」我暂且吐出常老二的鸡巴说道,我如人尽可夫的荡妇般已完全不知廉耻。
  「快给老子含住」常老二对我吐出鸡巴很是不满「老三,这母狗肉洞里面全是老四的精液,能不滑么……」「这么爽的逼里面满是狗精液老子都要干!」这俩满口污言秽语的家伙这会都不忘交流一番。
  「干……干死我……我就是小母狗……啊啊……不行了……要丢了」陈老三一听更是来了劲,在后面疯狂的突刺着。老四也加快了搓揉我阴蒂的频率。唧唧的水渍声伴随着啪啪的性器交合的声音,不断传入我的耳中,我已彻底迷乱。我正要将常老二的阴茎吐出,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高潮,却被常老二一把按住头。
  「呜呜……呜呜呜……唔……」常老二的阴茎一下顶住了我的喉咙,眼泪一下从我的眼角流了出来。随后口腔中一股炽热浓稠伴有浓重异味的精液在我口中迸发了出来。我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然而奈何量实在太大,不少还是从我的嘴角流了出来。
  与此同时老三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啊……啊……操……太他妈爽了!」一股股白浊的液体伴随着老三的抽插,从我粉红且已经被干的有些外翻的阴道口流了出来。老四也以最快速度揉搓着我的阴蒂。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常老二将阴茎从我嘴中拔出,带出了一长溜的精液。我的嘴唇与他的龟头间还连着一窜晶莹的液体长丝。
  「啊啊啊……干死我……老公……干死这个骚妹妹……啊……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啊……」就在陈老三即将冲刺完毕的时候,我全身绷紧,腿伸的笔直,脚趾向下扣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从阴道内和阴蒂处同时迸发开来,在全身回荡。伴随着疯狂的呻吟,一种至高而又从未感受过的快感袭入大脑,整个人毫无意识的抽搐痉挛着。
  我又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次醒来时我笔直的趴在床上,身上的衣服早已不见踪影,只有嘴里塞着一个沾满精液的丝袜。我双腿被人拿手并拢,屁股和大腿之间骑坐着一个人,正拿他的肉棒从后面侵占着我的肉洞。脚上也是黏糊糊的沾满了精液。
  我全身酥软,完全抬不起头去看是谁,反正我也不再关心是谁,只是目光呆滞的呜呜的叫着。
  这时,齐老五坐到了我的面前,将丝袜从我嘴里取出,将我的头抬起,屁股往前一顶,将又黑又臭的鸡巴送到了我的面前。「骚娘们,该我了……用你那张小淫口让老子宝贝舒服舒服。」我毫无意识,顺从的就含了进去吸吮了起来……突然我看到床头柜上我与老公的床头照……穿着圣洁的白色婚纱和黑色西装的两人笑的是那么幸福……我顿时心中一阵酸楚……竟然哭了起来……对不起老公……在你的新婚之夜……在这婚房之中……在这本属于我俩尽逞鱼水之欢的婚床上……我却被其他男人的阴茎操的死去活来……我就是个贱货……我对不起你……老公……「呜呜呜呜呜……」我心里过于难受,哭的越来越厉害,然而还是含着老五的阴茎不停的吸吮着。
  「呦,这小浪蹄子还哭上了还……嫂子,你都爽成这样了,还有什么脸哭……」老三把头探了过来,一脸淫笑的说道。
  「唔唔唔唔呜呜呜……」我愈加伤心,哭的更厉害了「三哥……行了,少说嫂子两句不行么!」老四把老五赶了起来,深情的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道「嫂子,你说声不,我立马把这几个全轰出去!」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像是被触碰了一下,一时感动,带着哭腔对老四说:「呜呜……我……我还想让你操我……呜呜」老四对着我背上正在动着的人使了下眼色,那人从我的肉洞中拔出阴茎起身离开了。解脱了束缚的我猛地扑倒老四,坐到了老四的阴茎上,疯狂的扭动着下体,同时与老四激吻不止……后来的事情我都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我被各种姿势操了一次又一次……我一次又一次的到达欢愉的顶峰……又一次又一次的晕了过去……以及老四始终拉着我的手……第二天醒来,人都已散去,不知为何我竟然穿着结婚典礼时穿的婚纱,腿上还裹着一双白色的蕾丝吊带丝袜……我本来盘起的端庄的头发纷乱的散开着,有些地方都因为精液打结在了一起……身上到处都是干了的精斑……耳环也不知到丢到哪去了两只腿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只得慢慢用胳膊撑着坐了起来。一坐起来我发现,存满子宫的精液又从红肿的阴道口缓缓的流了出来……白色的黄色的透明的混在一起……也不知是谁的精液……一丝隐约的快感仍不停的从阴道深处传来……床头放着半杯水,和一盒拆开了的避孕药……「原来他们是早有预谋的。」我痴痴的说道。
  老公……我的老公呢!?我登时大哭了起来:「老公……我的老公不要我了……呜呜呜……」「谁说不要你了?」突然从门口探出一个头进来,那不正是我的老公么。
  「呜呜呜呜呜……我错了……老公……求求你别离开我……」我挣扎着跳下了床,冲过去抱住了老公。
  老公怜爱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说:「我都知道……老公又没醉。」我顿时愣在了原地,呆若木鸡。
  原来,当年常老二结婚的时候,大家闹洞房一时兴起把老二的新娘给睡了。此后哥几个就达成协议,以后谁取媳妇,新婚之夜都要把媳妇让出来让兄弟们一起舒服舒服。我连前三个都排不上,老三老六的老婆也都被他们玩过了。
  「这么说你也睡过别人的媳妇了?」我悻悻的问道。老公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着。
  我抡起小粉拳对着老公的胸膛就是一顿锤:「你这个臭流氓,你个大变态……你老婆都被别人欺负成那样了你都不管……你还是男人么!」「嘿嘿,我看你不是挺快乐的么,抱着老四不放,非要和人家做。硬是把我从你身上赶了起来……我都怕你跟他跑了,你还真对他有点意思啊!」老公双手托起我的脸颊说道。
  「去你的!」我娇羞的把头埋在老公胸口,未置可否……
  之后的日子他们兄弟几个还是定期会将我们几个媳妇糟践一番……当然我们也是很享受一群猛如虎狼的运动员的欺辱……有时,我也会单独和老四出去,亲亲昵昵的在酒店搂上亲上一整天……当然是征得老公同意的……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今天真是讲不完呢……如果各位网友感兴趣的话再改天讲给你们听吧。
  【完】
        字节:14575

Tags:新婚之夜   哀羞美妻

猜你喜欢

搜索
热门内容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