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网-为您收集整理好内容。

野鸡网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首页 > 小说 > 乱伦 / 正文

淫母的暑假

2017-03-04 07:20:01 乱伦
广告 1
妈妈刚本科毕业读研究生的时候就生下了我,所以今年才36岁,我的爸爸在我没上小学的时候就和妈妈离婚自己一个人去了国外。
这个暑假我们将在海上度过,妈妈的单位也不景气,所以索性趁着我小学毕业的假期妈妈请了一个月长假,带我出来旅游,我们在东北生活,而妈妈要带我去南方的一个沿海小城市旅游,顺便去看望陈伯伯,也就是妈妈的大学时期的导师,我叫他:陈伯伯,这已经不是妈妈第一次带我去了,因为从我出生到现在,妈妈几乎每年都带我去陈伯伯的海边别墅住几天,可能是因为大学时候妈妈的导师给了她极大的帮助,所以妈妈很感激,而毕业甚至工作以后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很密切,这次我们将要在陈伯伯的别墅花半个月的时间。
做了两个小时的飞机我们终于降落了,妈妈拉着一个大旅行箱,我拉着一个小行李箱迈步从机场出来,由于现在是夏天妈妈穿了一件浅色的连衣裙,两条白腿裸露在阳光底下,白嫩的脚上穿着一双人字拖,脚趾上还涂着精致的蓝色指甲油,脸上戴着一副墨镜,头上戴着一顶遮阳的草帽,陈伯伯的车已经在机场门口等着了,陈伯伯看见我们出来,迈步从车上走下来,妈妈走上去热情的拥抱了一下说道:“教授好!”,陈伯伯点头笑了笑,搂着妈妈的肩膀上了车,反而把我晾在了一边啊,我跟在了后面也上了后座,一路寒暄,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到了陈伯伯的家,这个别墅我已经很熟悉,毕竟几乎每隔一年都来一次,上了二楼,我还是挑选了自己最长住的那个屋子,那个屋子一直没人住。
陈伯伯的诺大别墅只有两个人住,他和张枫阿姨,张枫阿姨35岁,年纪比妈妈小一点点,也是妈妈读研究生时期的同学,也就是说张枫阿姨也是陈伯伯的学生,据说到现在还没结婚,但是比妈妈看起来还年轻不少,张枫阿姨很漂亮,和妈妈是完全不同的漂亮,妈妈身材高挑足足有接近1米70,而张枫阿姨只有1米59左右,是小巧型的,乳房也没妈妈那么丰满,张枫阿姨很疼我,每次来她都带我玩。
吃过午饭的我经过一趟飞机已经是疲惫不堪,躺在席梦思床上我沉沉睡去,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被窗外的汽车声音吵醒了,我下床拉开窗帘,强烈的阳光洒在我脸上,只见楼下妈妈和陈伯伯,张枫阿姨好像刚刚开车出去,现在回来了,妈妈从副驾驶下来,而张枫阿姨去后备箱拿买的东西,只见陈伯伯走过来一把搂住了妈妈,吻上了妈妈涂着口红的嘴唇:“噢,不要教授。。今晚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妈妈急迫地说着。陈伯伯充耳不闻,大手继续揉着妈妈的胸部,“小冬(也就是我)随时会醒的,他迟早会发现他的妈妈只是一个顺从的主妇的。。”
见教授不为所动妈妈只好说:“要么给我还像之前一样加点东西好吗?这样会使我身体更加敏感。” 见教授思考,妈妈转身去副驾驶把自己手包拿了下来,教授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物体,由于太远我看不清是什么,妈妈背对着我的视线把连衣裙拉上去,教授把东西放在妈妈上身又拿了什么放在妈妈裆部这才让妈妈放下裙子,可是妈妈脸上的痛苦可隐藏不住,教授转头又拿了什么东西弄在张枫阿姨的上身,一切就绪后教授拍了拍妈妈和张枫阿姨的屁股:“你们俩还有很多事要做,快把东西拿进屋里。” 妈妈不敢怠慢和张枫阿姨把后备箱的食物拿进屋里,这期间妈妈走起路来嘴里直说痛,而张枫阿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我偷偷从房间里出来,从二楼的走廊角落往下偷窥,只见陈教授正在客厅的桌子上看书,而张枫阿姨和妈妈正在诺大的厨房里忙碌着,准备着我们的晚餐,张枫阿姨在切菜,而妈妈在水池边帮张枫阿姨洗菜,两个人的活都很轻松可是我看见妈妈和张阿姨的额头上有汗水不停地流下来,俏丽的脸上挂满了一滴滴的汗珠,我很费解?难道是夏天太热造成的吗?可是屋里明明开着空调的啊。
期间一个洋葱掉到了地上,张枫阿姨弯腰去捡的时候,我才发现了她浅蓝色的短袖衬衫里竟然是赤裸的!张枫阿姨在家里没穿文胸!而弯腰的瞬间我看见了似乎有什么东西缠绕在张枫阿姨身上,好像是绳子。
这时妈妈洗完了菜,用小手在自己脸旁扇着风:“呼呼。。好热呀。”妈妈的小脸热的通红。陈教授这时放下书走进了厨房,从妈妈后边走过来一把抱住了妈妈,双手在妈妈身上摸着,妈妈咬着嘴唇没有发出呻吟的声音,当教授的手游走到妈妈胸前的时候,妈妈突然小声说:“嘶。。噢。。好痛!”想必是妈妈乳房上的东西令妈妈感受到的疼痛。这时陈教授从冰箱里拿出一根冰棍:“来,小李(妈妈叫李颜盈),给你降降温”接着把圆柱体的冰棍从妈妈的下体一下插了进去,妈妈的脸色更红了,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欢愉:“噢。。好凉呀教授。。快拿出来”教授不但没拿出来反而拿着冰棍不停地抽插,不一会冰棍遇热融化一滴滴的滴在厨房地板上,又插了两下教授把冰棍抽出来,这时冰棍已经小了很多,教授让妈妈放进嘴里吃掉,“从阴道拿出来的冰棍是什么味道的?”“恩。。有点咸咸的”妈妈边舔着冰棍边回答。。
由于冰棍把妈妈的下体弄的一塌糊涂,在教授的允许下妈妈擦完地板接着去了卫生间清理。。。
大概忙了一个多钟头后晚饭做好了,张枫阿姨上楼叫我,我在屋里装作仍在睡觉的样子,等张枫阿姨叫我我才醒,下来以后教授坐在主位子上,妈妈和我坐在一边,张枫阿姨坐在一边,诺大的餐桌只有我们四个人,教授说了一些欢迎和庆祝的话就开始举杯,我也用果汁代替了酒,和大人们一起干杯。吃饭的时候教授提到下周我们要去游艇上渡过两天,要我妈妈带我先去,过一段时间他和张枫阿姨再去。一听可以去游艇上玩我十分兴奋,只说好。而妈妈看着我那么开心也高兴地笑了笑。
饭后我自觉的早早回屋了,因为我知道他们三人之间的游戏马上要开始了,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偷看了,我知道妈妈和张枫阿姨还有陈教授他们三个也等的很着急,大约晚上十点多,张枫阿姨蹑手蹑脚地走进来看我,看见我睡得很沉,张枫阿姨俯下身子来亲吻了我一口,看来张枫阿姨真的很喜欢我,可能也跟她至今没有小孩有关吧。
张枫阿姨走后我下床走到了窗边,把我的落地窗帘拉开一点点缝隙,看见妈妈的屋子和张枫阿姨的卧室都没开灯,开灯的只有陈教授一间主人套房而已,他们可能以为我睡沉了所以连窗帘都没拉,这更方便了我,由于我的视力很好,而陈教授的房间和我的房间是呈一个45度角,我可以清楚看见屋里的情况,只见张枫阿姨刚推门进来,房屋的中间位置,房梁上垂直下一个铁钩子,妈妈全身被五花大绑的吊了起来,身上已经有了一些被鞭笞过的痕迹,手腕的绳子正好挂在了钩子上,妈妈脚上什么也没穿,由于钩子提的很高,妈妈只能双脚的十只脚趾勉强着地,这样一来妈妈的全身重量都集中在了脚的前部和手腕上。妈妈被蒙着眼睛,这时我看清了妈妈白天身上到底挂了什么东西,只见妈妈右边的乳头被一个银色的圆环贯穿,显然已经很长时间了,可是在家的时候我经常偷看妈妈换衣服,而且妈妈一直把我当小孩子,也没有太避讳我,我并没有发现妈妈的乳房上有这个东西,看妈妈今天下午的表现应该很痛吧。
银色的圆环下面挂着一个砝码,而妈妈的左边乳房没有被圆环贯穿,而是夹着夹子,不同于院子里平时用来晾衣服用的夹子,这个夹子是有螺丝调节松紧,所以紧紧地咬在妈妈左边的乳头上,无论怎么甩也不会掉,夹子下面同样也挂着一颗砝码,两颗砝码把妈妈原本挺拔的乳房拉的下垂,相比是很重的,妈妈就戴着这样的东西度过了一下午和一晚上,因为不小心就会牵动它,可想而知是十分难以忍受的,怪不得妈妈走路和干活的时候会有汗留下来。而妈妈的下体还穿着内裤,暂时看不到,只见教授拿了一根长鞭子,不停地虐待着妈妈的身体,“小李当时那么瘦,这么多年来是不是出去找野男人了啊,被精液喂得越来越丰满”教授笑着评价妈妈的身体。
“讨厌啦教授,嫌弃人家胖啦现在,人家只喜欢吃您一个人的精液”
妈妈说完这句话教授满意的笑了笑,又是一鞭子打在妈妈肚子上,这样被吊着抽打妈妈一定是很辛苦的,但是从始至终妈妈从来没喊过累,而张枫阿姨进屋以后则是跪在一旁一言不发,显得很平静,已经司空见惯了吧。
我现在断定妈妈和张枫阿姨一定都做了教授的性奴隶,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了,闹不好她俩读研究生的时候已经和教授开始了这段淫乱的关系!怪不得妈妈每年都带我来看望陈教授,原来是来这里接受他的调教,每次我们从陈教授这里回去妈妈都一反常态,在家里穿好多衣服,从头包到脚,而换衣服也是躲进自己房间反锁上,似乎十分怕被我见到,现在我知道了原因。
言归正传,在我入神的时候张枫阿姨也脱的一丝不挂,只见张枫阿姨身上比妈妈凄惨的多,从头到脚,哪怕是一双嫩脚上都有或青或紫的伤痕,一看就是长年累月的接受虐待造成的,张枫阿姨不太大的乳房被麻绳捆着,勒的已经微微发紫,而绳子在张枫阿姨的肩膀上后背上缠绕一圈后,从双腿之间的缝隙中穿过,那么粗糙的麻绳绑在身上,尤其是走一步路就会被双腿之间紧紧勒着的麻绳磨到,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就会带来巨大的不适,可是张枫阿姨却像个平常人一样,不会让人看出来不正常,这也让我暗暗佩服教授的调教功力。
只见张枫阿姨两颗乳头都被金色的圆环贯穿了,张枫阿姨胸前的圆环比妈妈的更大,显得更沉重,而挂着的重物远远比妈妈的要重很多。
向下望去,只见张枫阿姨下体伸出来一根空心的塑料管子,细细的,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可是接下来的场面让我知道了管子的作用,只见陈教授从床底抽出一个脸盆,张枫阿姨明白教授的意思,站起来双腿分开对着盆,不一会儿哗啦啦的声音响起,一股液体从张枫阿姨下体的管子里流出来,教授转头跟吊着的妈妈说“看,过两天你也要适应这个导尿管,和小张一样,以后你们两个都要站着尿”
妈妈看着张枫阿姨,害怕地说:“尿道口那么窄,这个管子在里面痛吗?”
“刚开始一段时间很痛,后来慢慢就适应了”张枫阿姨边尿边回答道。
此时张枫阿姨已经排泄了足足有一分钟,可是还没尿完,因为管子很细,所以只能慢慢的流出来。
教授张口说:“小张我控制她现在每天只能尿一次,开始的时候每天到中午就坚持不住了,磕着头求我,现在两个月过去了,你看,不是适应的很好吗?你用上导尿管以后也是一样,去了游艇上也要坚持,不然我会给你的惩罚翻倍。”
妈妈点了点头。
“好了,今天可以了”教授冲着张枫阿姨说道。
导尿管立刻停止了再往外排尿,张枫阿姨颤抖着身子勉强忍着,可是还是有几滴余尿落了下来,大家都知道尿一半强行停下来的滋味吧,张枫阿姨想必是很痛苦的现在,可是却十分顺从教授的吩咐。

Tags:暑假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广告 1
搜索
热门内容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内容页广告位四(手机)